范冰冰的“偷”與“逃”、“罰”與“罪”

作者:佚名

觀點

2008年10月3日新華社發布了一則新聞,在網絡上引起巨大的反響。通稿稱:經稅務部門調查核實,范冰冰在電影《大轟炸》劇組拍攝過程中實際取得片酬3000萬元,其中1000萬元已經申報納稅,其余2000萬元以拆分合同方式偷逃個人所得稅618萬元,少繳營業稅及附加112萬元,合計730萬元。此外,還查出范冰冰及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少繳稅款2.48億元,其中偷逃稅款1.34億元。對于上述違法行為,根據國家稅務總局指定管轄,江蘇省稅務局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管法》第三十二、五十二條的規定,對范冰冰及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追繳稅款2.55億元,加收滯納金0.33億元;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對范冰冰采取拆分合同手段隱瞞真實收入偷逃稅款處4倍罰款計2.4億元,對其利用工作室賬戶隱匿個人報酬的真實性質偷逃稅款處3倍罰款計2.39億元;對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企業少計收入偷逃稅款處1倍罰款計94.6萬元;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管法》第六十九條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管法實施細則》第九十三條的規定,對其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兩戶企業未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和非法提供便利協助少繳稅款各處0.5倍罰款,分別計0.51億元、0.65億元。

稅務機關認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的規定,由于范冰冰屬于首次被稅務機關按偷稅予以行政處罰且此前未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上述定性為偷稅的稅款、滯納金、罰款在稅務機關下達追繳通知后在規定期限內繳納的,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責任。超過規定期限不繳納稅款和滯納金、不接受行政處罰的,稅務機關將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稅務部門對范冰冰的行為定性為:“偷逃稅款”,因此決定對其追繳稅款和罰款共計近9億。那么,以法律人的視角,范冰冰到底是“逃”稅還是“偷”稅?到底是該“罰”款還是該定“罪”,有必要考究一下。

“偷”與“逃”

1、2009年2月28日以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以下簡稱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規定的罪名是“偷稅罪”,規定:“納稅人采取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賬簿、計賬憑證,在賬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或者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的手段,不繳或者少繳應納稅款,偷稅數額占應納稅額的百分之十以上不滿百分之三十并且偷稅數額在一萬元以上不滿十萬元的,或者因偷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行政處罰又偷稅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偷稅數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偷稅數額占應納稅額的百分之三十以上并且偷稅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偷稅數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罰金。“

2007年2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頒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七),將在此之前刑法的“偷稅罪”的罪名改為“逃稅罪”,規定: “納稅人采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罰金;數額巨大并且占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有第一款行為,經稅務機關依法下達追繳通知后,補繳應納稅款,繳納滯納金,已受行政處罰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但是,五年內因逃避繳納稅款受過刑事處罰或者被稅務機關給予二次以上行政處罰的除外”。 

2015年4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征管法》中的第六十三條,仍然和2009年2月28日之前的刑法條文一樣, 使用了“偷稅”的表述,規定:““納稅人偽造、變造、隱匿、擅自銷毀帳簿、記帳憑證,或者在帳簿上多列支出或者不列、少列收入,或者經稅務機關通知申報而拒不申報或者進行虛假的納稅申報,不繳或者少繳應納稅款的,是偷稅。 

2、從以上可以得知,《刑法》修正案(七)中的“逃稅罪”界定的行為方式和《稅收征管法》中的“偷稅”界定的行為方式基本相同,但表述不一,未構成犯罪的,《稅收征管法》將其稱為“偷稅”違法行為,構成犯罪的,刑法將其稱為“逃稅”罪;所以,稅務機關這次對范冰冰的處罰使用了“偷逃”的表述。

我認為, “逃”稅(逃避繳納稅款)的表述比較準確,“偷”稅一詞不宜再用。因為,“偷”是指將屬于別人的合法財產以不為人知的方法據為己有。“逃”是逃避、躲避。應繳稅款原本就是納稅人的財產,納稅是從自己的合法收入里拿出一部分交給國家,如果不按規定繳稅,屬于逃避繳稅義務,不是“偷”稅,例如,為不繳費而繞過前面的公路收費站,不是偷收費單位的路費。如果偷稅務機關解到財政部門的稅款,就構成“盜竊罪”,所以,“逃稅”與"偷稅"是內涵完全不同的兩種表述,法律關于違法行為的界定應當準確,表述應當統一,偷稅在中文表達上不準確,因此,稅收征管法第63條“偷稅”的表述應當修改,統一表述為“逃稅”。 

“罰”與“罪” 

我認為,稅務機關依據刑法第二百零一條的規定處理范冰冰至少是符合中國目前的實際情況。

稅收涉及國家每一個人和企業的切身利益,謹慎的使用國家機器征收有利于社會安定。西方有句話,“無代表,不納稅”,歷史表明,很多國家的動蕩都是因為征稅不當導致。 《刑法》修正案(七)之前的刑法條文對偷稅罪的定罪標準太低,企業逃稅一萬以上,法人代表就可能被判三年以下有期徒刑和拘役。它當年帶來的問題是,一旦嚴格執法,有大量的企業都涉嫌犯罪,法人代表被抓,有的企業破產,員工失業,稅源也沒有了。實際上有很多的偷稅案件沒有移交公安,而是稅務部門自行消化了。但這種處理方式也造成法律失去嚴肅性的問題。《刑法》修正案(七)為解決這一問題,以數額較大,數額巨大作為原則規定。但是,2010年,公安部和最高檢察院發布規定:逃稅額在五萬元以上并且占各稅種應納稅總額百分之十以上即可立案。按這個標準,應納稅額在50萬以上的企業或個人,逃稅5萬以上即可構成犯罪,可能被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坦率的說,以我國目前企業納稅的實際情況,這個標準仍偏低,如果嚴格按此標準定罪,刑罰涉及的企業和個人仍會非常廣,此外,各地的政府為吸引企業特別是大企業來當地投資,會主動或被動的提供稅收優惠或寬松的環境,有些稅收優惠實際已經超出地方政府的權限,金額也很大。所以,逃稅和利用政府優惠政策避稅的界限有時會不清晰。

俗話說“法不責眾”,刑罰的目的是通過處罰極少的一部分人,形成威懾,以減少犯罪發生,以最小的司法成本,獲得最大化的威懾效果,從而在正義和效率之間尋求平衡。各國的征稅實踐證明,在人員可以全球流動的今天,國家僅靠刑罰處罰保證征稅是不夠的,提高稅收立法、執法、使用的透明度、使稅收取之于民、仍用之于民,增進全民的福利才是保證企業和個人積極納稅的根本。

刑法第二百零一條設置一個行政處罰前置程序,可以防止被定罪的面過廣,人過多。逃稅的初犯不追究刑責,而是給予相應的罰款,既達到了維護征稅秩序,保證國家稅收利益的目的,同時給逃稅人有改正的機會,也給稅務機關留下了稅源。我覺得,不做殺雞取卵的征稅,至少符合中國目前的實際情況。

作者

作者動態

作者其他文章

相關領域

Copyright ? 1998-2018 天達共和律師事務所 京ICP備11012394號
北京pk10的开奖规律 股票指数什么意思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 2008年排列5历史开奖数据 浙江11选5开奖走势图 包牛牛网供网 英超联赛杯和英超 000878股票行情 排列三排列五走势图 湖北快三推荐 貔喜脉动棋牌官方网站 排列五复式模拟投注 云南快乐10分下载 ewin棋牌手机版 四川金7乐几点结束 白小姐三肖中特期期准一点红 倩女幽魂2怎么快速赚钱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