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司法處置的幾個實務問題

作者:郭莉梅 陳昀

觀點

股票質押式回購業務是近年來各大證券公司爭相開展的新型業務,股票質押也是的融資業務中常用的擔保措施,而在各類執行案件中,以股票作為主要執行財產的案件更是時有發生。由于股票的性質與類型不同,其司法處置的方式也大相徑庭。本文立足筆者近年的辦案經驗,探討各類股票的司法處置方式。

一、非限售流通股的司法處置

(一)主要法律依據

《關于人民法院執行工作若干問題的規定(試行)》第52條規定:“對被執行人在其他股份有限公司中持有的股份憑證(股票),人民法院可以扣押,并強制被執行人按照公司法的有關規定轉讓,也可以直接采取拍賣、變賣的方式進行處分,或直接將股票抵償給債權人,用于清償被執行人的債務。”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凍結、扣劃證券交易結算資金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五條第二款規定:“人民法院執行流通證券,可以指令被執行人所在的證券公司營業部在30個交易日內通過證券交易將該證券賣出,并將變賣所得價款直接劃付到人民法院指定的帳戶。”

 2017年5月26日,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布的《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以下簡稱“《減持規定》”)第四條第二款明確規定:“因司法強制執行、執行股權質押協議、贈與、可交換債換股、股票權益互換等減持股份的,應當按照本規定辦理。”

 2017年5月27日,深圳證券交易所發布的《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東及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減持股份實施細則》(以下簡稱“《深交所減持細則》”)第二條明確規定:“因司法強制執行、執行股權質押協議、贈與、可交換債換股、股票權益互換等減持股份的,適用本細則。”第四條規定:“大股東減持或者特定股東減持,采取集中競價交易方式的,在任意連續九十個自然日內,減持股份的總數不得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百分之一。股東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減持上市公司非公開發行股份的,除遵守前款規定外,在股份限制轉讓期間屆滿后十二個月內,減持數量還不得超過其持有的該次非公開發行股份的百分之五十。”第五條規定:“大股東減持或者特定股東減持,采取大宗交易方式的,在任意連續九十個自然日內,減持股份的總數不得超過公司股份總數的百分之二……”第六條規定:“大股東減持或者特定股東減持,采取協議轉讓方式的,單個受讓方的受讓比例不得低于公司股份總數的百分之五……”第十三條規定:“上市公司大股東、董監高通過本所集中競價交易減持股份的,應當在首次賣出的十五個交易日前向本所報告減持計劃,在本所備案并予以公告……”

2017年5月27日,上海證券交易所發布的《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股東及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減持股份實施細則》(以下簡稱《上交所減持細則》)作出了與《深交所減持細則》基本一致的規定。

2017年4月,《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深圳分公司協助執法業務指南》(以下簡稱《中證登深圳協助執法業務指南》)                                               對于如何進行賬戶查詢、凍結及過戶作出了明確而具體的規定,該指南第四十七條同時規定“證券公司可參照本指南第二章,自行制定協助執法機關辦理查詢、凍結、過戶的工作的具體辦理規則和程序,但本指南有明確規定的,應按本指南的規定辦理。”該指南后附人民法院法律文書填寫格式范本。

2018年8月,《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分公司協助執法業務指南》(以下簡稱《中證登上海協助執法業務指南》)也對相關司法協助事項的辦理作出了具體規定。

(二)處置方式及需要關注的問題

根據前述相關法律規定,對于債務人所持有的上市公司非限售流通股,人民法院可以采取如下處置方式:

1.    通過涉案股票托管的證券公司賣出

人民法院在查詢并確認被執行人系上市公司非限售流通股的持有人、所持有的股票簡稱、股票代碼、股票性質及數量、被執行人資金賬號、證券賬號的情況下,可通過向該股票托管的證券公司發出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證券公司對資金賬號予以凍結、對所持股票予以可售凍結(或不限制賣出凍結),同時要求證券公司對涉案股票按照市場價格在30個交易日予以處置,并將股票處置變價款扣劃至人民法院指定賬戶。

在該種處置方式下需要注意的問題是:

(1)如果涉案股票曾經被采取過財產保全措施并辦理過不可售凍結(不可賣出凍結),則需要首先調整為可售凍結(可賣出凍結)。

(2)股票可售凍結(可賣出凍結)僅能由證券公司實施而不能通過中國證券登記結算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證登”)實施。

(3)證券公司按照市場價格處置涉案股票時,如果涉及《減持新規》的限制,則應予以遵守。

(4)如果涉案股票處于停牌狀態,則無法通過該種方式予以處置。如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出的(2016)粵03執161-3號執行裁定書,法院依法向招商證券深圳建安路證券營業部送達了協助執行通知書,要求其在指定期限內拋售案涉股票,該公司書面回復稱因TCL集團(上市公司)籌劃重大資產重組,股票停牌,暫無法進行拋售。

(5)關于證券公司在進行司法協助處置涉案股票時可以采取的處置方式問題。經檢索,相當多的上市公司公告顯示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將案涉股票進行司法處置。如根據ST赫美(證券代碼:002356)于2019年3月14日發布的《關于持股5%以上股東被動減持公司股份的進展公告》,赫美集團股東北京天鴻偉業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所持ST赫美股票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被強制執行。根據滄州明珠(證券代碼:002108)于2019年6月10日發布的《關于公司持股5%以上股東所持公司股票被強制執行被動減持及風險提示的公告》,滄州明珠股東鉅鴻(香港)有限公司所持滄州明珠股票通過“集中競價”的方式被強制變賣,變賣所得款項在扣減相關稅費后直接劃轉至法院執行賬戶。根據華誼嘉信(證券代碼:300071)于2019年9月6日發布的《關于公司控股股東所持部分公司股票強制執行暨被動減持的公告》,華誼嘉信股東劉偉所持華誼嘉信股票通過競價賣出的方式進行了強制平倉,申請變賣6,780,000股,當次實際賣出917,231股,剩余部分會繼續進行處置賣出。

另,以《深圳證券交易所交易規則》為例,第三章第六節將大宗交易列為證券交易方式之一。即當交易的股票達到一定數量的時候,通過指定交易對手或者盤后定價的方式來交易。大宗交易因其能最大程度減少大批量股票交易對二級市場產生的不良沖擊,適合對于大額質押股票進行司法處置。部分地方法院在執行規定中明確可以將大宗交易設定為司法處置方法。《北京市法院執行工作規范》(2013修訂)第388條規定“上市公司流通股可以通過大宗交易系統進行變賣,交易費用由被執行人承擔。大宗交易的變賣價格由人民法院參照市場價格予以監控。”

2.責令被執行人自行賣出

《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疑難問題的解答》規定:“問:被執行人的股權(股份)如何處置? 答:執行被執行人所持上市公司流通股(股票)時,執行法院在采取控制措施后,經申請執行人同意,可以責令被執行人限期30日內自行處置,并由執行法院控制相應價款,也可以直接指令證券公司限期拋售(強制平倉)或者按照收盤價直接抵債給債權人并辦理過戶手續。被執行人自行處置時,不得損害債權人利益。” 

根據前述地方性的司法文件,在實務中,有的法院可以在控制被執行人的資金賬戶后,在申請執行人同意的情況下,責令被執行人限期自行處置。但是該等處置方式因需要取得申請執行人同意,且被執行人存在惡意低價處置股票以逃廢債務的可能,因此,并沒有被廣泛采取。

3.先行劃轉至申請執行人,再由申請執行人賣出

根據中央商場(證券代碼: 600280)于2016年4月15日發出的《關于股東股權司法劃轉的公告》:“公司股東江蘇地華因與深圳前海萬通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于2015年12月16 日經深圳前海萬通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申請,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凍結了江蘇地華持有的本公司174,832,016股無限售流通股,約占公司總股本的15.23%;2016年2月25日,深圳前海萬通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上述股票,2016年3月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依法解除凍結并扣劃了江蘇地華所持有的本公司8,332,016股股票(含質押于深圳前海萬通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的8,000,000股及另外可供處分的332,016股)至深圳前海萬通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的證券賬戶,并按照執行裁定書裁定賣出扣劃的8,332,016股股票,以清償糾紛案債務。”

不過,前述處置方式我們并未找到明確的司法文件支持,且在不經司法拍賣、變賣或以物抵債的情況下直接由申請執行人進行處置,可能會發生較大爭議,這也是司法實踐中的一個特例,并不具有廣泛的指導意義。

4.通過網絡司法拍賣處置

網絡司法拍賣并不限制所拍賣股票的性質,非限售流通股當然也可以采取該種處置方式予以變現。但是因網絡司法拍賣需要發布拍賣公告且需要遵守相關司法拍賣的規定,因此與通過托管的證券公司按照市場價賣出相比,網絡司法拍賣存在處置流程長、價格不靈活等缺點。但是,對于通過二級市場公開轉讓存在障礙的非限售流通股,如涉案股票長期處于停牌狀態或者受到《減持新規》限制的股票,就只能通過司法拍賣的方式予以處置。

該種處置方式需要注意的問題是:

(1)關于起拍價的確定問題。因流通股存在公允的市場價格,因此可以建議人民法院參照拍賣公告前10個或20個交易日收盤價的均價來確定。司法實踐中,也有人民法院按照拍賣公告發布當日的開盤價或前一交易日的收盤價確定起拍價格的。雖然不建議進行評估,但是司法實踐中確實也存在對非限售流通股進行價格評估后再確定起拍價的案例存在。

(2)關于司法拍賣是否需要遵守《減持新規》相關規定問題。在“孟凱、中信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保證合同糾紛執行案”【(2018)粵0304執異1號】中,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認為:“本院采用在淘寶網拍平臺上整體處分涉案股票,拍賣成交的買受人將取得涉案股票的所有權益,包括大股東的身份及控股權,不屬于減持的情形。且,中國證監會發布的《上市公司股東、董監高減持股份的若干規定》系規范性化文件,效力低于法律規定,異議人不得以此為由要求暫緩執行。”“涉案股票雖為流通股股份,但已被證券交易所采取了限制交易措施,且證監會、證交所對上市公司大股東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的方式有時間和比例的限制,無法通過集中競價交易或大宗交易的方式進行變價。同時,考慮到被執行人孟凱所持股份為控股股份(22.7%),控股權在股票變價時有較大的溢價可能,分批變價可能對二級市場產生的不良影響和價值貶損;而證券交易場所不具有拍賣股票的相關配套流程及機構,在證券公司進行分批變價也不具有現實可操作性。因此,為了充分保護申請執行人及被執行人的合法權益,本院采用在淘寶網拍平臺上整體公開拍賣的方法對涉案股票進行處置。異議人認為,涉案股票應在證券交易場所進行變賣的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納。”

(3)關于股票停牌是否影響網絡司法拍賣問題。一般情況下,股票停牌并不影響司法拍賣,但司法實踐中不排除個別法院從結案率等等方面考慮,以股票停牌為由而終結本次執行程序。例如廣東省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出的(2015)深中法執字第2676-1號執行裁定書,案涉股票“已停牌,暫無法處分”,且因無財產可供執行而終結本次執行。但是,經檢索上市公司公告以及阿里司法拍賣的信息,存在大量的停牌期內進行司法處置的操作。如*ST印紀(證券代碼:002143)于2019年9月12日發布《關于公司股票停牌暨可能被終止上市的風險提示性公告》,該支股票因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值均低于股票面值而停牌。但是在阿里司法拍賣網上,依然有拍賣此股票的信息,拍賣時間是2019年9月30日10時至2019年10月1日10時。并且,有上市公司專門因為司法拍賣而進行停牌。寶光股份(證券代碼:600379)于2016年8月24日發出《重大事項停牌的公告》,此支股票因司法委托拍賣,上市公司為避免股價異常波動申請停牌一天,并于當天收到拍賣公司發來的《成交確認書》;寶光股份于2016年8月25日發出《股東股權司法拍賣結果暨股票繼續停牌的提示性公告》,因司法拍賣相關事宜,上市公司申請繼續停牌一天。

 

應當認為,停牌屬于證監會、證券交易機構對于證券市場交易的規制行為。以深交所為例,停牌的概念來源于《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下稱《深交所上市規則》)和《深交所交易規則》。《深交所上市規則》第十二章“停牌與復牌”中規定了上市公司在何種情況下應當申請停牌或復牌,《深交所交易規則》第四章“其他交易事項”第三節“掛牌、摘牌、停牌與復牌”中規定了停牌等的基本流程。司法執行并不屬于股票市場的正常交易行為,而停牌的后果是停止正常公開交易,那么在證券正常交易之外的處置行為不應當被禁止,即集中競價和大宗交易以外的司法處置是應當被接受的。

二、限售流通股及非流通股的司法處置

(一)通過網絡司法拍賣處置

《最高人民法院執行辦公室關于執行股份有限公司發起人股份問題的復函》([2000]執他字第1號)指出:“《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條中關于發起人股份在3年內不得轉讓的規定,是對公司創辦者自主轉讓其股權的限制,其目的是為防止發起人借設立公司投機牟利,損害其他股東的利益。人民法院強制執行不存在這一問題。被執行人持有發起人股份的有關公司和部門應當協助人民法院辦理轉讓股份的變更登記手續。為保護債權人的利益,該股份轉讓的時間應從人民法院向有關單位送達轉讓股份的裁定書和協助執行通知書之日起算。該股份受讓人應當繼受發起人的地位,承擔發起人的責任。”該復函認為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可突破轉讓股權的限制。

在吳長江、新世界策略(北京)投資顧問有限公司等與山東雷士照明發展有限公司、重慶恩緯西實業發展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執行異議一案【(2016)粵04執異21號】中,吳長江提出請求中止對尚在限售期的上市公司限售股票的評估、拍賣行為,應待上市公司股票解禁后,依法進行減持變現后再恢復執行,以保證執行的合法性和公正性。廣東省珠海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法院強制執行不存在對限售股轉讓的限制,不予支持異議請求。

此外,根據《中證登上海協助執法業務指南》,“劃扣有限售條件流通股份和非流通股份時,還需要提供相關拍賣成交證明文件材料。”由此也可以印證,證券登記結算機構是可以接受辦理限售流通股及非流通股的司法過戶的,但應當通過司法拍賣的方式處置,并應當提供拍賣成交確認書。

(二)限售流通股可先扣劃給申請執行人,待可流通后再變賣處置

在司法實踐中,已有部分法院就此問題出臺了專門規定,如《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執行疑難問題的解答》規定:“問:被執行人的股權(股份)如何處置?答:執行被執行人所持上市公司限售流通股(股票),可以先將限售流通股強制扣劃至申請執行人賬戶,待限售股辦理解禁手續轉為流通股后再行處置。在此過程中,執行法院視情可以凍結申請執行人該賬戶,防止變價款高于執行標的額時申請執行人轉移變價款損害被執行人利益。”

值得關注的是,根據前述《中證登上海協助執法業務指南》,因在中證登上海分公司辦理限售流通股司法扣劃時需要提供拍賣成交確認書,因此,將限售流通股直接扣劃至申請執行人賬戶可能會存在一定障礙。

綜上,對于非限售流通股,一般情況下應由人民法院責令被執行人托管的證券公司按照市場價格賣出,賣出方式包括集中競價和大宗交易;而對于股票處于停牌狀態或者股票因《減持新規》的限制而難以在二級市場直接拋售的情況下,可以選擇司法拍賣。對于限售流通股及非流通股,主流的操作方案是司法拍賣。

作者

作者動態

作者其他文章

相關領域

Copyright ? 1998-2018 天達共和律師事務所 京ICP備11012394號
北京pk10的开奖规律 辽宁十一选五500期开 网上游戏赚钱 p3开机号最近10期 广西快乐双彩今晚开奖结果 福州麻将一元群 下周股市*与点评 血流成河麻将下载 安徽快三快赢网 安徽11选5开奖结 经典老版单机麻将游 3d定胆王独胆定位 德州麻将下载安装 macd股票技术论 国际棋牌手机版app下载 贵阳打麻将记牌技巧 浙江20选5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