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所生活

林肯:做一個誠實的律師

本文是美國偉大的總統之一林肯在150年前的一篇簡短演講詞,至今讀起來仍感覺有現實意義。作為一個律師,在說服陪審團方面,林肯很有才能。在政治性的集會或在辯論的場合,他同樣運用這種才能來說服聽眾。

 

律師如何履行法律職責,這篇忠告很富有啟示性,但寫于何年何月,至今意見尚不一致,然而這篇忠告對于年輕人——特別是那些選擇律師為職業的年輕人的影響,是十分深遠和難忘的。

 

演講正文

 

作為一個律師,我并沒有什么成就。工作中有失敗,也有成功。在這些方面,我都同樣有不少的內容可講。一個律師,正如從事其它職業一樣,首要堅持的原則就是勤奮。

 

今天能做的事,今天要做完,決不等到明天。

 

處理往來的信函,決不能拖延。處理你手中的任何一件事,都要按當時力所能及,全力以赴,不盡不止。在經辦符合習慣法的訴訟時,如果你掌握了有關的事實,就要立即寫好陳述。

 

如涉及法律的關鍵要害,必須查閱有關的書籍,并在陳述中注明你的依據出于何處,以便在需要時一定能找到。對于辯護和抗辯,也是如此。

 

對于一些不大可能爭訟的案件,如通常的討債、抵押品贖取權之取消和遺產之分割等,則要驗證全部財產的所有權,作好記錄,甚至還應預先草擬決議和判定詞。

 

這樣做的好處有三點:可以免遺漏和疏忽;事先作好可以節省勞力;在法庭外你有時間,可以從容地做得更好,以免在法庭上因時間緊迫,而倉促行事。即席演講,是一個律師聯系公眾的廣闊途徑,必須加以培養和鍛煉。

 

無論一個律師在其他方面怎樣可靠、能干,如果他不善演說,人們不會輕易將事務委托給他。然而,過分地信賴演說才能,也往往是一個青年律師的致命缺點。任何一個律師,單憑自己卓越的口才,而不愿艱苦地從事對法律文件的研究,這就預示他所經辦的案子一定要失敗。

 

接下來我要說,要勸阻打官司。只要可能,你要盡力勸說你周圍的人們和解。

 

向他們講清這樣一個道理,一個名義上的贏家,往往實際上是輸家——開導他們從訴訟費用、各項開支,以及時間的浪費等各方面去考慮。充當和事佬的律師,最有機會成為好人,而且,業務也少不了。

 

不僅如此,千萬不要挑動打官司,沒有比那種挑動打官司的壞人更壞了。他總是喜歡在那些注冊的契約、產權證書中去挑毛病、尋找漏洞、煽起紛爭,從而將錢揣進自己的口袋--這簡直是個惡魔,誰還比這種人更可惡呢?

 

在我們的職業中,應當樹立道德的規范,要將這一類的壞人排除于我們的隊伍之外。

 

費用問題非常重要,它不僅關系到個人的生計問題,對于律師和委托訴訟人都是重要的,必須處理恰當,力求公平合理,切不可漫天要價。一般來說,事先不要收取全部的費用,所收的不要超過那筆小額的律師聘用金。

 

如果你事先收足了全部費用,而你對此案的關心仍能一如既往,仍和你的當事人一樣共同有所企盼,那么,你這個人就可以說不是一般的凡人了。一旦你對此案件缺乏關心,進行工作時,你就可能缺少技巧與勤奮。

 

確定費用的金額,事先取得一張到期支付的票據。這樣,就會使你意識到你正在為這一任務而工作,你就會忠實而出色地去完成任務。決不要將費用票據賣掉,至少在相互履約的義務完成之前決不要這樣做。

 

否則,很可能會導致疏忽和欺詐的行為--疏忽是因為你喪失了對此案的關心,欺詐則是因為你可能聽任相互履約的義務不能完成,而又拒絕退款。

 

現在流行著一種模模糊糊的觀點,認為律師必然是不老實的。我所以說模模糊糊的,是因為我們考慮到人民對律師們寄托和授予多么大的信任和敬意,覺得這種不老實的印象,不可能是很清晰和鮮明的。然而,這種印象卻又是常有的,幾乎普遍存在的。

 

但愿那些選擇律師為職業的青年們,千萬不要屈從于這種普遍的糊涂觀念。

 

無論如何要決心做一個老實人。如果根據你自己的判斷,你不可能成為一個誠實的律師;那么,寧愿不當律師,也一定要做一個誠實的人。你還是選擇別的職業為好,千萬不要選擇一個,你事先就認同要當騙子的職業。”

 

演講背景

 

本文是美國偉大的總統之——林肯在150年前的一篇簡短演講詞,至今讀起來仍感覺有現實意義。作為一個律師,在說服陪審團方面,林肯很有才能。在政治性的集會或在辯論的場合,他同樣運用這種才能來說服聽眾。

 

律師如何履行法律職責,這篇忠告很富有啟示性,但寫于何年何月,至今意見尚不一致,然而這篇忠告對于年輕人--特別是那些選擇律師為職業的年輕人的影響,是十分深遠和難忘的。

 

一位叫西西里檸檬的博主在林肯解放奴隸這件事兒上用了“死磕”來形容,相對于中國2500年前就消亡了的奴隸制,美國的解放奴隸運動沒什么值得自豪的。

 

但是作為一個個人與一個國家制度的抗衡,你就不能輕易斷言這事不值得驕傲,更無法否定它的歷史價值和意義。他認為死磕必須基于三點:

 

一是合憲,這也是林肯最終勝出的最堅強的后盾。

 

美國自建國起,就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或者說法治是美國最初也是最終的國家理想,離開憲法,一切都將注定無路可走;

 

二是正義,事實上,作為最強大對手的道格拉斯大法官,他的主張并沒有脫離美國的憲法,但是他恰恰違背了社會終究要向正義的價值作為最終取向的方向,所以,不能說林肯的政敵沒死磕,但是磕錯了方向,也是送死的節奏;

 

三是邏輯,死磕不是認死理,而是認公理。

 

如果說“正義”有時候還是一個比較模糊的概念的話,甚至各有各的正義主張,那么邏輯就是最有說服力的技巧。《林肯自述》中雖然沒有輯錄林肯對手道格拉斯大法官等的演講內容,但從林肯先生的論證中,就不難看出林肯論證的邏輯嚴密性。“

 

如果A可以令人信服地證明他有權把B變成奴隸,那么為什么B不可以依同樣的證據來證明他也可以把A變成奴隸呢?你說因為A是白人,而B是黑人。

 

那么,問題就在于膚色,可皮膚淺的人就有權把皮膚深的人變為奴隸嗎?”(《關于奴隸制度》P042)嚴密的邏輯論證成為林肯擊敗對手的精密武器。所以說,死磕不僅需要戰略,戰術同樣至關重要。

 

閱讀林肯的自傳,我們得知林肯共經歷了二十二年農場生涯,人的一生最重要二十二年,人生觀、價值觀形成的二十二年,他怎么去平靜那顆不甘寂寞的心已無從可考,這種超然的淡定也是很多人遙不可及的,也或許正是這段漫長歲月的韜光養晦,讓他滿腹經綸、才華橫溢。

 

作為一名律師···如何做好自己、修養自己,決定了一名律師能走多遠、走多好。


來源/法治在線 整理/王東翔


Copyright ? 1998-2018 天達共和律師事務所 京ICP備11012394號
北京pk10的开奖规律 北京pk赛车10app下载 2014年3月5日上证指数 3d定四个跨度好方法 腾讯欢乐捕鱼海神宝藏怎么猜 捕鸟达人电脑 2019最新注册领取彩金 澳門博彩股份有限公司 河北快三投注技巧 pc蛋蛋走势图表 广东快乐10分 开奖 网赌yp街机西游争霸 贵阳麻将推广管理系统 北京pk10视频开奖 悠洋棋牌网站 8加一中五个红球多少钱 江西新时时开奖直播